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天一苇

本人博客除极个别特别注明以外,皆为原创作品,欢迎具名转载引用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柳永词《雨霖铃》改写  

2010-12-02 16:13:29|  分类: 诗文改写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雨霖铃(律诗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蝉声凄凄对亭晚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场秋雨一层寒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宴饮无绪兰舟催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执手不语泪眼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烟波暮霭路迢遥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晓风残月影孤单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良辰好景堪面对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千种风情谁与言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雨霖铃(其一·晨阳) 
    京都汴梁郊外,在那个深秋的傍晚,天空也是灰的颜色,如少年的心情,只剩下无尽的绝望。“为什么终究要走?”耳旁仿佛又想起她一遍遍的追问,而自己所能回答她的却只有一次次的叹息,可是因长长的叹息太怅惘、幽凉,她今早的眼神才无比的无望,也是今早,他才明白,原来那双记忆中总是充满着希望、欢乐和自信的凤目失去了神采竟是如此的凄婉动人,他何忍再看?
   不知何时雨已经停了,残留在帐上的水滴顺着毡布一滴滴滑落、飞溅,一时间青黄交映的草地上盛开出朵朵晶莹的水花,清响不绝于耳。帐内少年缓望苍白的帐子映着少女长白的脸。细柳黛眉,秋水盈然,肤若凝脂,贝齿红唇,青丝散乱也不觉,犹自强颜欢笑 。他心中剧痛,在无法看下去,慌乱地低头,发觉手还端着少女刚斟好的美酒,一饮而尽,怎奈酒入愁肠却尽是苦涩。帐外传来凄凉而短促的蝉鸣,像是在为他们伤别而哭泣。
   “快上船吧,要开船了!”艄公虽然不忍,却仍不得不狠下心再次催促。他知道一定要走了。方缓缓站起,少女一惊,随他站起,一双秋水直直的望着他,泪却再也忍不住滑落面庞,贝齿紧咬着红唇似乎在努力抑制着不哭出声来,以致身子也微微的颤抖,刹那间,心已碎。
    站在船头,两人双手紧紧握住,久久不肯松开,再次对望,原来双方都已泪眼朦胧,竟一句话已说不出。
    船开了,人渐渐远去,少年始终站在船头,望着岸边久久伫立的伊人,手一直保持着拉的动作,一时竟忘记放下,直到再不见一丝倩影,一切消失在无边无际的暮霭中。
    坐在舱中,只能借酒消愁,幸运的是,他醉得很快,醉梦中一遍遍浮现出少女的脸。忽然惊醒,口中呼唤着少女的名字,却不闻回应,茫然四顾,伊人在何处?只看到岸边晓风吹动的杨柳和天边那一钩残月。在这萧瑟冷落的秋,风是凉的,残酷的让他清醒,霎时间离开情人的寂寞、凄凉一起涌上心头,再美的景色也形同虚设了。抱起一旁的酒坛仰面饮下,剧烈地咳嗽了几声,苦涩的笑一溢出嘴角。闭目半躺,几声鸟鸣伴随着少年恍惚间低低地吟唱:
   “ 寒蝉凄切,对长亭晚,骤雨初歇。都门帐饮无绪,留恋处,兰舟催发。执手相看泪眼,竟无语凝噎。念去去,千里烟波,雾霭沉沉楚天阔。
    多情自古伤离别,更那堪,冷落清秋节!今宵酒醒何处?杨柳岸晓风残月。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好景虚设。便纵有千种风情,更与何人说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雨霖铃(其二)
    冷风,杨柳叶轻扬, 拂出清阳魂与杂草池水的清香。 
    寂寥的岸上, 魂不守舍的窗帐, 雨后,蝉鸣更加哀伤。和着滚滚流水的无奈悲伤。是的,就要走了。        
    在这一个凄凉的清秋节,一个无人知晓的晚上。雨后落日的余晖尽量地洒在他那苍白的脸上,他却无心去看这将要分别的汴京的夕阳。 
    一双黯然的眼睛,象征性的望着远方,那他将要去流浪的地方。眼里是不舍,是迷茫。他不是舍不下这里的闹市浮华,灯火辉煌,而是依恋自己深爱的姑娘。整个汴京的灯火,甚至比不上她的一只眼睛明亮!        
    她在倒酒,很慢。慢到眼泪都要滴入酒觞。她更舍不得与柳郎分别,从此天各一方。这一点,三变当然知道。他不敢开口,怕这一开口,感情的平衡就会被刺破,怕她更加心伤。       
    下江的船总是不懂得耽误时间,船早早划来了。       
    柳永终于有些激动了,他低头看到桌上的酒,端起温热的酒杯,心中一股酸涩,一饮而尽。这时候,再烈的酒也只像是清水。 
    他想支起沉重的身体,两腿却快要支撑不住那疲惫的心了。她忙站起身扶住他,拉住他的手。心中满满的挽留,不舍。可又无法说出口。惟有泪水将她的心意表达。是缠绵的泪水,湿热。       
   三变此时又怎能禁住苦楚的泪水?他说不出什么也不知道能说出什么。他根本无法给她一个长年的誓言甚至一个小小的约定。他现在无法给她带来一个美好的未来。心中是恨。       
   这是一个缺月东挂的傍晚,一个令人嘶咽的傍晚。这片广袤苍茫的大地,掩埋了多少颗破碎的心,谁能数的清,谁又忍心去数?!       
   天色真的要暗了,周围已经开始笼罩起迷梦般的夜色。       
   他必须要走了,离开这里。去那些陌生的地方。去观赏那些单调不堪的美景,去那无人可以倾诉的地方。展开自己的流浪。他踏上这条与爱人越来越远的船上。才发现,世上最美的女子就在那渐行渐远的岸上,被泪光永远的收藏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雨霖铃  (其三· 玫瑰红)    
    柳依然摇摆在风中,枝条的浓绿沾染风情,千万场别离,送了千万场爱与恨,随折随生的枝条,忘了初衷,忘了该怎样思念,流水与浮萍。
   
   蝉叫着,有点冷,所剩无几的光阴,眷恋长亭上的风景,别离歌唱起,而雨停了,那些泪水如何停?蝉声不再的夜晚,那些泪水,该怎样吞咽?该怎样,诉说万种风情?    
    
   怕是晓风与残月都不肯眷顾痴情,徒添难圆的伤悲,青舟欲去,而岸上的泪眼,相望永远。    
   
   永远有多远?永远,此去经年,千里烟波吹不尽,心情如雾,沉了沉了,千年的月亮,不再回了,哪怕是清秋,哪怕是佳节。    
   
   万水千山,心事都不能遥寄,青灯素笺,思念都不能成行,柔情扯成丝缕,明年春草生时,相思如泣如诉,如风铃中的心碎,如雨……    
   
   雨打湿的岂只是记忆,别离歌唱起,响在一生的宿命里。举酒消愁,三杯两盏之后,人自醉啊自醉。    
    
   踉跄而行,在曾经的杨柳岸,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,曾经执手相牵的红颜,如花笑靥老于岁月,如流水,如春去……    
   
   相思绵绵不绝,如淋漓的秋雨,如今宵的千种风情,如落红片片飘零,欲诉无人能诉,如慢慢,慢慢打湿的良辰美景,奈何天公不作美。    
   
   奈何换了人间,奈何桥上是否也有如是的杨柳年年青青,年年相留相送同样的风情,望不见归程,只听见,只听见,雨中绵绵密密的铃声……    
   
   细细碎碎,轻轻唤醒,沉睡的旧梦,曾经都门怅饮,无绪,无绪,怎生话别,怎生强作欢颜笑语,心事凝噎于心口,多情自古空余恨,寂寞如刀,风铃中刀声如歌,如别离的调子,扬起在今宵。    
   
   酒尚未醒,醉乡路也并不稳,抬头云起,低头花落,晓风擦干泪眼,残月融化心事,经年的离愁,没有尽头……
【附北宋柳永词《雨霖铃》原文、译文】

【原文】寒蝉凄切,对长亭晚,骤雨初歇。都门帐饮无绪,留恋处,兰舟催发。执手相看泪眼,竟无语凝噎。念去去,千里烟波,暮霭沉沉楚天阔。

 多情自古伤离别,更那堪,冷落清秋节!今宵酒醒何处?杨柳岸,晓风残月。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好景虚设。便纵有千种风情,更与何人说?

 【译文】秋后的知了叫得是那样地凄凉悲切,面对着和亭,正是傍晚时候,一阵急雨刚住。在汴京城门外饯行的帐蓬里喝着酒,没有好心绪,正在依依不舍的时候,船上人已催着出发。握着手互相瞧着,满眼泪花,直到最后也无言相对,千言万语都噎在喉间说不出来。想到这回去南方,这一程又一程,千里迢迢,一片烟波,那夜雾沉沉的楚地天空竟是一望无边。 
      

自古以来多情的人最伤心的是离别,更何况又逢这冷落凄凉的秋天,这离愁哪能经受得了!谁知我今夜酒醒时身在何处?怕是只有杨柳岸边,凄厉的晨风和黎明的残月了。这一去长年相别,(相爱的人不在一起,)我料想即使遇到好天气、好风景,也如同虚设。就纵然有满腹的情意,又再同谁去诉说呢?

 

 柳永词《雨霖铃》改写 - 水天一苇 - yuqingkelaoshi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6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