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天一苇

本人博客除极个别特别注明以外,皆为原创作品,欢迎具名转载引用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完退捐款、发文致歉,是良心发现,还是迫不得已?  

2016-12-02 17:03:57|  分类: 收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罗一笑,你给我站住

    23日下午6点,笑笑再次病危,又进了重症监护室。
    病床推进重症室的时候,我附在笑笑耳边祝祷:宝贝你一定要好好的出来。眼泪忍不住刷刷地流。
    文芳趴在我的肩膀上哭。重症室的费用,每天上万块,她悲痛我们花不起这个钱,更悲痛我们花了这个钱也可能救不了笑笑的命。
    我不敢再流泪,东拉西扯,要把文芳从悲伤中拉扯出来。
    重症室门外的长椅上,睡着一位父亲,笑笑21日凌晨进重症室的时候,他就在长椅上睡着。我和他拉扯起来,竟然是老乡,湖南汨罗人。老乡在宝安捡垃圾,他十岁的儿子读四年级,几天前,儿子被的士撞成重伤,昏迷不醒,一直在重症室抢救,老乡就一直在重症室门外等着,困了就在长椅上睡一下,饿了就吃碗方便面。我问老乡,为什么不回家等呢,等在这里,你见不到儿子,也帮不上任何忙。老乡说:回到没有儿子的家,睡不着。办完笑笑入住重症室的手续,我和文芳回到家中,才理解那位父亲为什么要睡在重症室门外。没有女儿的家,显得格外冷清,比任何寒流都寒冷。朋友叫我出去喝酒,我没答应,不敢丢下文芳一个人在家中,我甚至不敢独自读书。
    文芳前一晚在医院又是一夜没睡,我想她早点休息,她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,直到叹息把我们淹没。
    星期四,不是探访日,我和文芳还是早早地去了医院,只想从医生口中得到笑笑的好消息。医生都很忙,三言两语的介绍,根本解决不了我们的忧虑。
    正好,文芳的两位闺蜜来医院探访了,我把文芳交给她们,自己跑了。
    我去跑各种各样的证明,盖各种各样的章,办笑笑的大病门诊卡,申请小天使救助基金。
    这以前,我不想占政府的这些便宜,一分钱都不想占。现在我也不想占,我只想用这种方式告诉笑笑,爸爸正在竭尽全力,你一定要等着我。那些手续办下来,至少需要两个月,笑笑能等上两个月,就一定什么问题都解决了。
    笑笑会走路以后,我们就一直玩着一个游戏,她耍赖不想走路的时候,我就往前跑一段,然后蹲下来,张开双手。笑笑一见,就会眉开眼笑地奔跑过来,投进爸爸的怀抱。宝贝,你看到没,此刻,爸爸正在家中向你张开双臂,你赶紧跑回家来,把爸爸扑倒。
    昨天是感恩节,我想写些文字,感谢亲人和朋友两个月以来对我们的鼓励和支持,竟然心烦意乱,一个字也写不出来,只好不写了。
    罗一笑,爷爷奶奶、叔叔阿姨、哥哥姐姐对你的恩情,很深很重,我一笔一笔给你记着,你不能耍赖,必须亲自感恩。
    罗一笑,幼儿园的老师和小朋友,正在举行给你献爱心的活动,老师和小朋友都很想念你,盼望你早点回去上学,你一定不要让他们失望。
    罗一笑,不要乱跑,你给我站住!
    要是你不乖乖回家,就算你是天使,就算你跑进天堂,有一天我们在天堂见了面,爸爸也不理你!

2016-11-25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耶稣,别让我做你的敌人

    今年,我父亲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,一度卧床不起,母亲年纪老迈,已无力照顾父亲,家里的事儿,全靠我弟和弟媳操持。我心里盘算,中秋节回湖南,请十一天假,连上国庆假期,可以在家服侍父亲二十多天,也缓解一下我弟和弟媳的压力。我821号就在网上订好了914号回家的车票,也请好了假,准备好了回家过中秋的月饼。98日,笑笑住进儿童医院。医生说可能是白血病的时候,我为女儿心焦,也为可能回不了家陪父亲而羞愧,心中祷告:主耶稣啊,别让我不能回家尽孝!

    我等啊等,越等心里越凉,等到12号,医生明确告诉我,罗一笑的白血病已成定局,没有翻转的可能了,我不得不退掉了火车票。早就盼我回家的母亲很失望,我还不敢跟她说明原因,只含糊说工作太忙,实在抽不出身来,母亲的一声叹息,让我揪心地疼,主耶稣,我只是想回家尽孝而已,你,为什么不答应我!

    《圣经》中有一个虔诚的信徒叫约伯,他有七儿三女,万贯家财。魔鬼和上帝打赌,赌约伯历尽劫难后还信不信上帝。于是就灭尽他的儿女,毁掉他的家产,还让他自己重病缠身。约伯依然坚信不疑。于是,上帝很高兴,又让他生了七儿三女,还让他加倍地发财。这个故事激励了无数信徒,却一直让我心里发凉,上帝为什么允许魔鬼这么干?被魔鬼灭掉的儿女,不是用草喂养大的牛羊,那是用慈父之爱一天天抚养大的。上帝,你就算还约伯一百个儿女,也补偿不了父亲丧一个孩子的伤痛啊!

    《圣经》里还说,因为亚当和夏娃不听上帝的话,偷吃了伊甸园的苹果,其子子孙孙就从此有了罪。主耶稣,我不信我的女儿有罪,她还在她妈肚子里的时候,就去教堂接受你爱的洗礼,她像你一样,心里满满的全是爱。十多天以前,我用沾鼠胶沾住了一只小老鼠,笑笑求我说:“爸爸,小老鼠好可怜哦,你不要杀死它,让我养着它吧,我要让它做我的宠物。”我骗她说:“不行,小老鼠的妈妈要来接它回家的。”如此才把她蒙过了。主耶稣,这么有爱心的孩子,你怎么就能忍心看着她受折磨!

    我不要做约伯,我不要上帝赔我一个新女儿,我就要罗一笑,一根头发也不少的罗一笑!

    昨天上午,我还安慰我弟,兄弟我们一起加油,挺住,还说,等笑笑的病情结论出来后,无论好消息坏消息,我都要写一篇文章,标题叫《从今天开始,做一个快乐老爸》,可是,当白血病真的冷笑着来临,我做不到,我一个快乐的字也写不出来!

    耶稣,你要是不让我女儿活蹦乱跳地回到家中,你要是让我父亲未能体会到我的孝心,就悲凉地离世,我,就不信你了,必将做你永远的敌人,你别用地狱吓我,我不怕!

    她还是一个5岁的孩子,名字叫罗一笑,一笑倾人城,亲情、友情、爱情,普通人漫长人生的种种情味,她才刚刚开始品尝。

    与所有父母一样,罗尔早早就已经开始为女儿叛逆青春期的到来,做好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笑笑还没生病的时候,我和文芳也很幸福,也常常手拉手逛公园,常常碰到小男生和小女生粘粘乎乎。我问过文芳好几次,“要是有一天,笑笑上初中了,你突然在公园里碰到她和男生手拉手,怎么办?”文芳的好几次回答都和广大母亲一样无趣,大意为:“她敢,我打死她!”

    我好像没表态,因为我太粗糙,这种事儿我一定见不到。

    今年正月,我们一家和波哥夫妻出游潮汕,在潮州湘子桥头,我对着几块宋朝的石头发呆,作沉思状让波哥给我拍照。晚上回到宾馆后,波哥把白天拍的照片发给我,我才发现出状况了。照片背景显示,在我抚摸石头发思古幽情的时候,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五六岁小男孩,盯上了我的女儿,前后不过几分钟,他就得手了,夺去了笑笑的初吻。

    在我眼皮底下发生的事儿,我居然一无所知,我只能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如今,笑笑饱受白血病的摧残,化疗可能出现的副作用,咳嗽、高烧、脱发、抑郁、静脉炎等等,她几乎全摊上了。笑笑是笑着进医院的,那时候,她什么症状都没有,只有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血小板偏低,如今,她躺在床上坐都坐不起来,想对我笑一笑都没有力气。我在她的床头发出了最绝望的祷告:主啊,请让我去死吧,我什么都不要,只要我的女儿健康快乐!

    穿过莲花山公园,我问过文芳的问题,一次又一次地出现:“要是有一天,笑笑上初中了,你突然在公园里碰到她和男生手拉手,怎么办?”但我没敢再问文芳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承认,我被钱砸晕了头

  20161月,我主持的《女报故事》停刊,我一下子成了闲人。

  2月29日,我在老友网络大侠庞祝君的指点下,学会了玩微信公众号的基本动作。我没想玩出多大动静,只是想把自己多年来的旧作在微信上做一个梳理,先后整理出了两本书,一本是热血派系列《那些义盖云天的人儿》(即将由海天出版社出版),一本是情爱小说集《亲爱的爱》(正寻找合作方)。玩了大半年,虽然也出了10的文章,但公众号一直不温不火,粉丝不足一千,新出文章,也有人赞赏,每篇能收获几十块、几百块,赞赏者大多为朋友(不是朋友的,赞赏多了也成了朋友),让我感觉很是惭愧。

  98日,女儿笑笑查出了白血病。最初的慌乱之后,我开始了真正的原创,记录我们一家与白血病战斗的历程。文章惊动朋友圈,大家纷纷慷慨解囊,为笑笑最初的医疗费提供了保证,我的公众号关注者也逐日上升,突破了一千,又突破了两千。文章赞赏金也收获颇丰,到921日,关于笑笑的几篇文章赞赏金已达32800元。意外的三万多块钱,总让我觉得是“横财”,揣在怀里总有不得安宁的感觉,于是,我做出一个决定,捐出30000元给10个白血病患儿,只留下2800元给笑笑做治疗费。我的目的有二,其一、弘扬基督教基本精神,爱人如己;其二、充硬汉,向关心我的亲友显示,我还没有被白血病打倒。

  现在回头看看,我的“壮举”有些幼稚、有些可笑,自己正焦头烂额,却硬着头皮充好汉。大部分朋友表示不满,我们给你的钱是给笑笑治病的,你为什么要用来做秀?因为反对声音太强烈,在捐助四个白血病患儿12000块钱之后,我暂停了捐助活动。

  1123日,笑笑第二次进入重症监护室。病情加重,治疗费用也成倍增加。笑笑生病以来,我第一次感到了恐慌,写出了《罗一笑,你给我站住》。从文章的角度来看,这篇千字文写得很乱,简直语无伦次,但这篇让我露怯的文章,牵动了读者的同情心和爱心,引起了意想不到的哄动,赞赏金如大雨倾盆而下,居然达到了每天五万块的上限。

  许多朋友建议我用流行的众筹、轻松筹等方式为笑笑筹集医疗费,一个多月以前,德义基金主动找我,要为笑笑发起筹款活动,我感觉自己还撑得住,也不想去抢占有限的公益资源,就把机会让给了其他患儿。现在,我真的不得不去网上筹款吗?犹豫再三,我打电话和小铜人创始人、老友刘侠风商量,有没有必要“出此下策”?商量结果,不搞。

  第二天下午,侠风让我去他的公司喝茶,我赶过去,才发现老友刘平石和杨格也在。我们四个是牌友,自称“深圳四大天王老子”(四个父亲之意),常常凑在一起玩早已没人玩的“三打哈”。这一回,侠风把我们召集起来,加上小铜人美女CEO李小跳,是来商量如何解决笑笑的医疗费问题的。我们商量的结果是,由侠风整合我为笑笑写的系列文章,在小铜人的公众号P2P观察里推送,读者每转发一次,小铜人给笑笑一块钱,文章同时开设赞赏功能,赞赏金全部归笑笑。四大天王老子中,侠风是唯一的老板,他愿意以这种方式帮助笑笑,我也很有面子,就同意了。

  笑笑系列文章,我写了两个多月,最多的一篇阅读三千多次,转发一百多次,侠风的重新整合,就算翻十倍,他也不会损失太大,我并没有太在意。

  星期日,我上午在教会礼拜,下午把手机落在单位办公室里,侠风、平石、杨格和小跳他们讨论稿子的事儿,我一直没参与。等我发现手机落在单位,返回去取时,文章已成形。哥几个联系不到我,急坏了,只怕我出点什么事儿。我终于出现后,且惊且忙,匆匆掠一眼侠风整合的文章,同意发稿。

  没想到,我平日里匆匆草就的文字,经侠风加工后,竟酿成了网络大事。

  不到半天,赞赏金抵达五万上限,赞赏功能暂定。阅读量突破10万。

  午夜过后,赞赏功能恢复不到两小时,赞赏金再次达到五万上限。微信后台慌了,关闭小铜人公众号P2P观察赞赏功能一个星期。阅读量突破100万。

  P2P观察赞赏达到上限后,读者循小铜人留下的线索,找到我的公众号,让我的赞赏功能也连续两天突破五万上限。两边都不能赞赏后,读者又找到我的微信号,加我为好友,直接给我转账。微信后台发现加我好友的人太多,且一加我就给我钱,不让我再加好友了。朋友们赞赏不了,也加不了我的微信给我发红包,不得不辗转托朋友的朋友,才能把钱交给我。

  我两千多关注者的公众号,一跃成为拥有四万多粉丝的大号。

  就像一个只有一亩三分薄地的农民,突然成为拥有良田百亩的地主,我一时不知所措。

  从前我的公众号,来来往往的就那么几百号人,连回复留言带感谢赞赏,我一个多小时可以搞掂。如今,打开公众号,留言上千条,赞赏几十页,我不知道怎么办了,我要去医院探望笑笑,还要接待来探访笑笑的朋友,还有记者,我连浏览一遍留言、看一遍谁在给笑笑赞赏的时间都没有了。

  我彻底被钱砸晕了头。有些微信红包我都来不及收取,沉底了。

  许多的留言我看不了,许多的恩情我感谢不了,许多的钱我数不清楚。

  马上又要去医院看望还在抢救中的笑笑,我只能草草写下以上文字,感谢山呼海啸一般的人间大爱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